冬菇拉米Domdom

不如共航到世界末日,我仍能每天赠你一首情诗

我想和郑泽运结婚
还想和车学沇结婚
碧斯六个人我都想要 靠
碧斯十五对cp,哪对发糖站哪对(。
但是偏爱Neo,谁给我发Neo粮食,我为她做牛做马

【瑞金】地球不爆炸

并不娱乐圈的娱乐圈pa,对不起,我最近追星追的昏天黑地但是我连滚带爬地回瑞金坑讲相声儿了【
粉头瑞哥x当红小明星金宝(不是
小甜饼 ooc注意 年龄有操作 双向暗恋 不大会写谈恋爱,对不起(……
现在写文一股乡土男神味儿,唉(。





这一年到头来很多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忙活了个啥,兜兜转转又到了春节,不管心里多郁闷都先搁一边儿,欢天喜地拎个大编织袋挤上火车,回家过年。近年这年味儿虽然不浓,到底还是有那么些气氛的。登格鲁的小巷子里贴满了红色的对联儿和福字儿,还有的挂了几串红辣椒。小屁孩儿们也不怕长冻疮,提着炮仗就往外冲。南方这天儿不下雪,就是寒风一股一股往衣服里钻,吹得跟甩干机似的,格瑞身上的衣服给抖成了一块儿钢板儿。也就他那发型还屹立不倒了。周围邻居见他回来了,还往他手里塞年货,一个比一个热络。等他无奈地表示自己实在拿不下了才罢休。
你别说过得还真挺快,他转眼研究生也快念完了,发小兼暗恋对象去年就一头扎进了演艺圈。科班出身,借了她姐的人脉,自己人长得好看又有实力,性格圈粉,出道一年以来倒也积攒了不少人气,拿了几个最佳新人。之前金颁奖典礼结束后,妆都没卸就跟格瑞视频聊天,穿着小西装眉飞色舞地表达自己的喜悦,语言生动情感充沛,就差没当场声泪俱下。而格瑞自带粉丝滤镜总觉得世界欠金一万座影帝奖杯,不免就觉得金为了几个新人奖就喜不自胜,那是目标非常之低,眼界非常之狭小,理想非常不远大,思想高度极端不合格。他最终只是不咸不淡地点点头说了句再接再厉。然后尽职尽责打开微博转发颁奖组的微博,发了几个大拇指表情。
他不管怎么说也是金的一个粉头,虽说自己不承认。
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关注着金,什么料和粮食都一股脑存。竹马竹马,还是男粉,日常高冷至极却又对竹马关心备至。这小姑娘们就乐了,一拍大腿,反差萌!闷骚!因为性别和身份求而不得!爱在心口难言!你说萌不萌,太萌了!你说虐不虐,太虐了!给你鼓掌!戏精和cp脑这两种生物哪儿都不缺,可是这位神秘的男粉既不暴露名字也不发自拍,文手画手都无从下笔,非常难受。小粉丝们只能关注竹马微博试图挖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们的小哥哥突然就火了,也有其他cp炒了,便不再纠结这对竹马,格瑞的微博号在她们心里由爱豆官配沦为一大粉头。爬墙就像爱情不需要什么道理。
而现在她们的小哥哥围巾缠了半张脸,鸭舌帽低得令人叹为观止,戴着个巨大的墨镜,一身只差没大摇大摆把“我是明星”四个字儿写在背后的夸张行头,做贼似的从凯迪拉克里溜下来。贴心地跑旁边儿药店去给司机搬运叔买了两块儿狗皮膏药,才蹑手蹑脚钻进登格鲁的巷口。
哆啦A梦的手机铃响起,金一把扯下围巾,呼出一口气,半张脸解放出来,看着格瑞的名字心潮澎湃,却因为手指温度太低,划拉了三下才接起来。
“歪,我到我们巷口了!格瑞呀你怎么不来接我啊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
“……你害不害臊,当自己巨婴吗。”
“你不能对我温柔点吗?真是的……哎我看见你了!怎么提着那么多腊肉香肠?”金放下手机,上前几步赶紧分担了些。
“你脸怎么红了?”格瑞瞥了他一眼。
“冻的,总不能是腊肉过敏就对了。”金无所谓的摆摆手,跟格瑞并肩走在窄窄的巷道里。本来有两车宽的路,被道旁卖糖葫芦串儿的小商贩和家家户户门口停着的自行车割去了半条道。每次两辆车相向而行时都异常尴尬,司机巴不得把汽车开出变形金刚或者蜘蛛侠的气势来,前者逼退对面,后者飞檐走壁逃出生天。
“还记得不,咱小时候也这么走。姐给我们买糖葫芦,一人一串,但我把你的糖衣也给舔了,你当时还骗我说是自己喜欢吃里边儿的山楂。我还纳闷儿酸溜溜的有啥好吃的,现在想想真是信了你的邪。”金笑着跟他讲。
“那以后就对我好点儿,别总跟长不大似的缠着我了,”格瑞挑挑眉,“秋姐今年也不回来跟我们过年?”
“是啊,她可忙着呐。”金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秋一年到晚打着飞的满世界跑,作为演员真的是劳模级别了,大半年见不到个人影儿。
“成吧,那就我俩。”
“嗯,你做饭。”金下意识说。
“……”格瑞少见地翻了个白眼,“懒死你得了。”

走回屋,太久没人住都没个人味儿了。至于为什么要回这儿过年是因为只有这里才不会被粉丝和狗仔抓到。南方没有地暖,冻掉了金半条命,金进里屋摸了把被子,潮得慌。又扎进厨房跟格瑞挤一块儿,墙角突然蹦出一只个头巨大的蟑螂,金吓得跳起来往格瑞身上窜,脑门儿磕到人家下巴,格瑞吃痛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金的眼神一个大写的关爱智障。
“不好意思,磕坏了你丰神俊朗的下巴。”金揉着额头老实道歉。
“去客厅看春晚去,干嘛站这儿跟我杵着。”格瑞拿着锅铲赶人了。
“挤着比较暖和!”
“客厅暖气给你打开了,出去等着。等会儿溅大明星一身油。”
金拗不过他,乖乖出去蹲着了。
格瑞手艺是真好,色香味俱全,不过考虑到金的肠胃出道之后被养刁了,这顿年夜饭菜色显得有些清淡,冷倒是不冷清。有金在的地方当然不会冷清。两个人都挺享受这种独处。他一直叨叨,格瑞就安静地听,直到外面传来小孩兴奋的吵闹声和炮竹炸开的声音,各色烟花在夜空里炸开,不说亮如白昼吧,但的确是把夜幕撕出了一道光。金大呼小叫的看着烟花,格瑞就看着他被映照得熠熠生辉的双眼。

“新年快乐,格瑞!”

“新年快乐。”


他俩实在不大想和潮被子亲密接触,就着衣服躺床上过了个夜。凌晨时分格瑞先去隔壁早点铺打包了两份早餐回来,再一把掀开了金的被窝把人连拖带拽塞去洗漱。金被打整干净,眼神呆滞地吃完早餐后才算是真的醒来。搬运叔也把车开到了巷口。
“我跟你一道。”格瑞拎起挎包。
“格瑞要去给我探班吗?”金这下乐了。
“如果一起去还能叫探班的话,就算是吧。”难得有假期陪金一起赶赶通告。
“好!那我想想用什么身份把你放进去……算了交给凯莉去解决。”
凯莉小魔女,一路把金捧出来的金牌经纪人,顺便还是金的情感咨询师,为她鼓掌。
两个人一起挪上后座,金眯上眼还想补个觉,格瑞怕他着凉,犹豫片刻,拉开军大衣把两个人一起裹里边儿,金的头枕着他肩膀,这次他没有推开。金笑嘻嘻地抬头看发小:“格瑞你睫毛真长呀。”格瑞愣了片刻,示意金把脸凑过来。金疑惑地照做了,格瑞凑近眨了眨眼,睫毛轻轻拂过金的脸颊。金被逗乐了,笑得像个幸福的二傻子,格瑞只是又把两人裹紧了一点,转头假装看风景,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只有微微发红的耳尖暴露了不太平静的内心。
前边儿开车的搬运叔用行动向我们诠释了什么叫非礼勿视。

片场陆续有工作人员进来,金同导演打了个招呼,跟着凯莉进化妆室找Miss小柠檬上妆去了。
这部网络剧虽然称不上大制作,但是七创社出品必属精品。说来也巧,男主角的名字也是Gold。
格瑞总觉得片场的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又没有恶意,他看不太懂,一头黑人问号。那边儿正吊着威亚拍着紧脏赤鸡的武打戏。金那张精致的脸被抹了个灰头土脸的妆,有点惨兮兮的。金的武替和金眉眼间有几分相似,就是染了个白发戴着个红色美瞳,看着邪气得很。几个难度比较大的动作都是他套个假发上,拍个背影和侧脸就好。简单的动作戏金坚持自己来,格瑞心惊肉跳地看着金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生怕金成为威亚某根钢丝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事故倒是没有出,磕磕碰碰是难免的,一上午武打戏拍下来金浑身上下都是淤青,格瑞心疼地给他擦红花油。坚强又阳光的少年拍戏时一声疼没喊,最多龇牙咧嘴一下,现在格瑞给他涂药他倒是哎呦连天的卖起惨来。凯莉在一旁看得一脸嫌弃,示意金跟她出去一下。

金和凯莉走到休息室,不约而同地望了格瑞一眼,同时陷入沉默。
金率先开口:“那个……谢谢你啊凯莉,让格瑞能够进来。只不过你咋跟导演说他的身份是我配偶???怎么肥四????”
凯莉有点心虚:“怎么,你不高兴吗?”
金:“呃不,那还是高兴的,一码归一码。”
金喜欢格瑞,全世界都知道,除了格瑞他自己。
凯莉:“……那不就得了。”
金叹了口气:“我都按你跟我讲的死命儿缠着格瑞了。在他面前我仿佛一个三岁的宝宝。可他还是那样。”
凯莉想了想:“那你再加把劲,争取变成一个一岁的宝宝。”
金震惊了:“那我岂不是饭都要让他喂?”
凯莉:“何止喂饭,你真变一岁那压根儿就是个脑瘫了。”
金:“……你开我玩笑呢是吧。”
凯莉:“嗨呀被你看出来了,好了快跟我讲讲,你粘他他都什么反应?”
“他能有啥反应啊,”金苦恼地低下头,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重获新生,从一颗蔫巴了的白菜变得神采焕发宛如打了八层农药,“诶不过今天坐车过来他用军大衣裹着我贴着一起补觉!还用睫毛扫了下我的脸颊!”
凯莉惊喜地拍拍手:“哇!那很棒棒啊!还玩蝶吻。不错不错格瑞真不错,喜欢是放肆。”
金又蔫巴了:“可他大多数时候还是一巴掌把我推开,还会踹我。”
凯莉惊喜地拍拍手:“哇!那很棒棒啊!标准傲娇。不错不错格瑞真不错,爱是克制。”
金侧目:“你怕不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吧?”
凯莉眨眨眼:“我是建国之后出生的,不能成精。”
金无言以对,继续倒苦水:“他还骂我笨蛋,傻瓜。”
凯莉笑而不语:“你要这么想,自己加个小字儿在前头。小笨蛋,小傻瓜,听起来是不是就特别宠?格瑞心里肯定是这么想的但他不好意思说。”
“什么词儿前面加个小都显得很宠好吧!”金反驳道。
“小贱人。”
“……当我没说。”
“总之你记住了!”凯莉一拍大腿——金的,发出响亮的pia唧声伴随着一声痛呼,“地球不爆炸粘人不放假,宇宙不重启粘人不休息!爱就是要厚脸皮!”

金一脸懵逼地从休息室里走出来,一抬头就准确无比地找到了格瑞的身影,对方冲他点点头,似乎还笑了笑,笑容转瞬即逝,快到几乎以为是错觉。金的心跳却还是漏跳了一拍。
今天的戏份结束之后他回剧组提供的旅馆,格瑞就在那家旅馆又开了一间,住金隔壁。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最后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哒哒哒打起字儿来。大概内容就是凯莉啊怎么办啊我真的贼喜欢格瑞了可是我怕我们关系永远就停在幼驯染了也怕我们的关系连幼驯染都不是了然后疯狂赞美格瑞省略八百字自怨自艾一百字。然后点击发送的下一秒意识到备注好像不对劲。
当他发现这条信息错发给了格瑞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没有撤回。
唯一欣慰的是从隔壁房间像是什么重物摔下了床的动静来看格瑞比他还要斯巴达。
欣慰个蛇皮啊。

当听到门外传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和敲门声时,金趋利避害的本能选择了成为鸵鸟,一头扎进被子里装死。
格瑞像根电线杆儿似的立在门口,张开双臂能引来麻雀站岗那种,笔直又僵硬。他敲了两下门没得到回应,凭十几年的了解估摸着金大概是装作没听见,也就叹了口气,定了定神,开始收拾自己的表情,整理脑袋里混乱得搅成一团的思绪。
他早就不是十七岁刚意识到自己感情时那样迷茫的少年了。他想过自己这是不是青春的心血来潮,可这涨潮了好几年没见一点儿停下的意思,反而有发展成海啸的趋势。他身高都不长了,这份感情却还是热烈着。他想,年少无知的冲动和兴奋慢慢沉淀下来被打磨之后还剩下的,也只能是他格瑞一颗沉甸甸的真心了,喜欢也得蜕变成了爱。藏了这么多年隐而不发,却因为金一个发错的短信,终于还是乱了阵脚。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竹马竹马,没有天降,言情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听起来幸福又美满,只不过是没人乐意去看十几年来的压抑和叹息。说心酸倒也说不上,不能像所谓的青春疼痛文学一样虐得个撕心裂肺,只剩下平淡的挣扎。
至于里边儿裹被子里装小聋瞎的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差点想跳窗逃跑。很想拉开抽屉看看有没有时光机让他穿回去把那条短信吃下去。他多年的暗恋就算不能修成正果吧,也至少让他正式轰轰烈烈告白一次再凄凄惨惨被拒绝,然后让格瑞成为他窗边白月光心头朱砂痣把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刨个土坑埋了才是。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我方情报泄露给了敌方,哦现在敌军还堵在门口。
憋屈,委屈,可怜巴巴。
暗恋之所以伤感吧,不外乎就是抱着期待。万一他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然后自带滤镜去找证据证明自己的希望,自动就把人家对谁都一样的好归为喜欢,傻得冒泡。金知道自己对格瑞来说是特别的。格瑞对他好,对他的包容几乎没有底线,嘴上说着很贵的温柔事实上总对他跳楼大甩卖。但金分不清这是对幼驯染的特别关照还是说别的什么感情。他有盼望,却不敢赌。
后来他进了圈子,通告压得忙不过来,一天能睡上五小时就够他欣慰了,和格瑞的相处明明减少了许多,导致的结果却是更想他,更念他的好。
噢妈的,这该死的爱情。
暗恋就够惨了,现在连暗恋对象的人都见不着了。
凯莉真是每天蹬那儿干着急,这两个人双箭头简直大写加粗都快具现化成矢量箭头了,凯莉带着滤镜愣是通过脑补把他俩上升到了心里想着419脱口而出好朋友的地步。摘了滤镜把黄色部分去除再看的话,格瑞就算没有明确对金的感情那也是爱而不自知!平时一副性冷淡的样子,他在的房间温度都会下降几度,一看见金瞬间春回大地,这得弯成蚊香才有这效果。

目前战况是被窝里缩了个大傻子,门外插着个二傻子,隔着门板内心翻江倒海波澜壮阔。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个点儿格瑞估计还穿着睡衣呢就被他一条短信震出门来了,外边儿走廊这么冷,这么晾着感冒了多不好。金纠结地起身,进度飞快的做着心理建设,大概已经到了糊水泥的一步了,咬咬牙打算破罐破摔干脆摊牌,决定去开门迎接暴风。
结果脚刚沾地儿,门滴滴一响,格瑞表情微妙地推门自个儿进来了。
心理建设原来是豆腐渣工程,十四级台风格瑞登入内陆把地基掀了个底朝天。金吓得一个趔趄摔到地上跪着了,脑门儿在地上磕出一声闷响。从格瑞的视角来看活像金给他磕了个响头。
“你干嘛呢?”格瑞迷茫了,按他的估计金应该躲床上,就算没有也不至于被他吓得磕头吧。
“……下床意外。你怎么进来的?”金爬起来拍拍手,揉揉脑袋瓜子。
“你自己之前给我的房卡。”格瑞叹了口气,这傻孩子估计真磕坏脑袋了。
这么一打岔,啥气氛都没了。格瑞打好的腹稿也消化了个干净,他们就干瞪眼儿,谁也没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金犹犹豫豫了半天,他总觉得格瑞反应不大对,按他的理解,从此平静的慢慢拉开和他的距离才是正常格瑞的做法。
眼前这款欲言又止格瑞显然不正常。
“……我想了很久,这之前就一直在想。”斟酌半天,格瑞先开口了,尽力使自己的声线平稳一些。
“是、是吗,你想什么啊?”金脑子里的水和面粉一磕全拌一块儿了,一团糊,说完就想扇自己一巴掌,再来一巴掌。
格瑞沉默了很久。
“和你谈恋爱。”他说。

平地一声惊雷起,把金脑子给劈焦了,他张张嘴,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格瑞判定他这是惊吓过度陷入石化,就和仓鼠一样。但大脑应该是清醒的。格瑞踌躇了一下还是接着说了。
这个直球今天必须打完。
“我想过很多,也很早就意识到我应该对你抱有超过朋友的感情,”虽说在打直球,碍于性格原因,格瑞说话还是委婉的,“至于为什么藏着掖着……你也明白理由。”
这不是接受或者拒绝这样的二选一。他怕他们会对彼此的心情产生顾虑,一举一动会被过度解读,会因为顾忌对方的心情做出与本意不符的举动。关系会向着不好的方向变质,甚至对方闪闪发光最为耀眼的一面也不再会展现在他面前。
“这样很不好。”格瑞说着甚至勾了勾嘴角试着想对金笑笑,可是面部肌肉太僵硬了,宣告失败。
“所以……”金感觉自己很没出息的结巴了。
所以两情相悦?心意相通?喜结连理?
最初的震惊过去了之后就是狂喜了,激动得要哭出声的同时还不忘猛掐自己大腿一把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格瑞喜欢我,我也喜欢格瑞!真情流露水到渠成,竹马is rio!冷cp的春天到了!看啊,官方拍板!
美滋滋。
“所以既然……这么巧,那那些问题都不存在。你还是一样粘着我,甚至变本加厉的来都没关系,这是男朋友的特权。”
金感觉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是这样了。
这么一想他们平时的相处还真就是热恋期小情侣的模式。这叫啥,当局者迷,对。
“但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金笑着笑着又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才知道喜极而泣原来不是瞎掰,“除了发小、幼驯染、家人、朋友,现在我们是恋人了。”
“是。”格瑞试着去拥抱金,却因为有些不太熟练而磕磕碰碰,金很配合的环抱回来,微微踮脚,脸埋在格瑞颈窝。他一时没分清此时震彻的心跳声是他自己胸腔那个还是格瑞那颗蹦出来的。
“而且这之后不用再抓着开玩笑或者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占便宜,随时都可以好好对着你说我爱你。”
光明正大,名正言顺。
“我爱你。”


然后激动异常的金拉着格瑞一起拍了自拍发微博。
金发的小明星笑得好看极了,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揽着的那个白发少年只是嘴角微微有些上扬,看着镜头颇有些无奈。两个人距离很近,似乎相当亲密。

@金V:新年快乐呀!给你们秀一下我的发小[图片]

微博炸了。

发小长得太几把好看了。
粉头又圈了一堆粉,这次还不是金的,而是他的颜粉。
两个优质帅哥,竹马竹马,并没有因为身份产生隔阂。看啊,他们还一起给粉丝拜年呢!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
金甚至上了一波热搜,自拍底下评论区热闹非凡。有日常吸金的,有说要嫁给竹马小哥哥的,有说爬墙回竹马cp的,也有别家cp来冷嘲热讽然后就地开吵的。
之后是要炒作还是干嘛总之让凯莉看着办好了,金现在顾着瞎乐,心情还飘在云端没下来。

“我还以为你发了自拍要直接出柜。”格瑞微博噼里啪啦弹出来一大堆提醒,无数私信和涨粉硬生生卡死了手机。
“格瑞想公开吗?”金惊讶地看过去,有些迟疑,“虽然我也很想告诉全世界我们在一起了可是……”
“我无所谓,但是不管怎样现在肯定不能公开,”格瑞知道金的顾虑,“会影响你的事业,这个社会还没开放到对LGBT群体宽容以待的程度。”
“好,”金笑笑,“其实我是想着以后如果能拿到影帝,再在颁奖仪式上突然对你表白求婚,小说都这么写。小金人足以证明我的商业价值,出柜也出得底气十足。不过这有点想当然了,也不知道你头发花白之前我能不能拿奖。”
格瑞听前半段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到听到头发花白就无语了:“……这算冷笑话吗?”
“欸,不好意思,我是一下真忘了你本来就是白发。主要是你在我眼中金光闪闪全身镶钻。”
“……”
“算我NG,重来一场!”金做了个投降的手势,“不过这有点想当然了,也不知道你头发掉光之前我能不能拿奖。”
“你巴不得我秃吗。”格瑞觉得余生会在研究金的大脑构造上花费相当多的时间。
“哪儿能啊,”金失笑道,“不过格瑞就算没头发我也喜欢。”
我爱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

格瑞突然回忆起多年前的一个夜晚。
当年他十七岁,高二,金十五,刚上初三。格瑞受秋的嘱托,每天下晚自习都会到金的校门对面,给他准备好一份夜宵或者一杯温热的奶茶,同他一道回家。冻得不行的时候他们会分享一条围巾,或者十指相握一起放进格瑞先前揣热的衣兜里。
当天正好是圣诞夜,街道被装饰的温馨明亮,微微飘着雨,格瑞就躲在马路边的公交站牌下边儿。远远的就看见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向自己跑来,运动鞋踩进水洼里溅了一裤脚泥。匆匆跑来的金站在马路牙子上,跳着脚对着刚疾驰而过的一辆SUV痛骂了几声雨夜开大灯远光狗真可恶。转头来看向格瑞的时候,金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一切不爽都化为了一个干净的微笑。
鬼使神差的吧,路边的商店为了迎合圣诞的气氛,放着相当温柔的bgm,光线也是暖黄色,透过湿气柔和了金的面部线条。
心跳突然加速到快要爆炸。自此之后睁眼闭眼想的都是那个男孩,白天梦里他都出现在眼前。
“……这下糟了。”
十七岁的格瑞,情窦初开,坠入爱河,两眼一黑。

END

评论(62)

热度(249)